唐代明器雕塑的中央管理机构石桌

| 06-13 11:30


清代(1644-1911)佛教彩塑乏善可陈,但地处边陲的云南昆明筇竹寺彩塑罗汉却异峰独起。石桌此处彩波阁提婆尊者彩塑清云南昆明筇竹寺塑系由四川民间艺术家黎广修及其助手于清光绪九年至十六年(1883-1890)共同塑造。像高1.4米左右,表面髹以彩泥。五百身罗汉分上、中、下三层,以上下、左右几组组合展开,既有各组的独立性,又有相互呼应的统一协和感。造像很好地利用绘、塑相结合的手段,通过纯熟的造型技巧,在高度写实的基础上,又辅之以部分的夸张以渲染气氛,取得强烈的艺术效果。筇竹寺五百罗汉,一方面是形象尽为市井中人,极少超凡脱俗之气;另一方面又是艺术水平极高—罗汉个性突出,形象生动活泼,可以称得上是泥塑的上乘之作。“无可奈何花落去”,石桌在清代佛教彩塑已入颓靡的态势中,筇竹寺彩塑无疑是一个回光返照,石台它宣示中国古代彩塑的辉煌就此终结。观赏雕塑:人生文化的雅化  一传统雕塑中的非实用类型——观瞻和赏玩类雕塑

唐代明器雕塑的中央管理机构石桌

唐代明器雕塑,石桌唐代中央政府的少府监所属的甄官署是负责管理陵墓石刻及随葬眀器雕塑的机构,据《唐六典)称“甄官令掌供琢石陶上之事。凡丧葬,则供其明器之属。……三品以上九十事,六品以上六十事,九品以上四十事。当圹当野,视明地釉,诞马偶之,其高各一尺,其余音声队与童仆之属,威仪服玩,各视生(前)之品秩所有,以瓦木为之,其长率七寸。”实际上,唐墓多半不能遵守定规,大大超越了限制。《唐书》记载,唐高宗曾召雍州长史李义琛说:“庶人之徒,商贾杂类竞为厚葬,违越礼度。”唐玄宗也曾在开元二十九年敕令明器在旧数内递减,石桌然而铺张之风并不能略有收敛。唐代这种竟相攀比、炫耀的厚葬之风,客观上推动了明器雕塑的发展。

致电:1899862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