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雕塑中最有中国特色的,除了女性的观音就是男性的罗汉

| 06-11 15:30


元代寺院佛教造像,元代寺院的佛教造像在山西保存的较多质量也较高。中国佛教雕塑目前比较重要的遗存有:山西新绛县福胜寺弥陀殿的弥陀佛、观音和大势至菩萨,以及南海观音、善财童子、明王、供养人的悬塑;晋城市青莲寺释迦殿的释迦、文殊、普贤,以及罗汉等;襄汾市史壁村普净寺的华严三圣;五台山广济寺大雄宝殿的佛、菩萨弟子、金刚、十八罗汉塑像等。这些寺院的佛教塑像艺术水准较高,代表了山西地区的造像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元代的佛教造像中,有批运用了夹纱造像工艺的佛像得以保留下来。这些有着悠久传统的夹造像工艺在元代留下了难得的遗存。

中国佛教雕塑中最有中国特色的,除了女性的观音就是男性的罗汉

罗汉,中国佛教雕塑中最有中国特色的,除了女性的观音就是男性的罗汉。罗汉即阿罗汉,是小乘教中修行的最高境界,功行圆满即得阿罗汉果。修阿罗汉果必须出家,否则就会有生命的危险。出家为僧就必须剃发,故凡称罗汉者,尽为光头。石书阿罗汉修行只为自身解脱,倘若人人修成阿罗汉,世间便无人传扬佛法。大乘佛教兴起后,在其救世思想的影响下,出现了不入涅槃、留世护法的四大罗汉。西晋竺法护所译的《佛说弥勒下生经》中说:“然今如来有四大声闻,堪任游化,智慧无尽,众德具足。云何为四?所谓大迦叶比丘、军屠钵叹比丘、宾头卢比丘、罗云比丘。汝等四大声闻要不般涅槃。须吾法没尽,然后乃当般涅槃。”释尊留四大罗汉住世弘法,分布各方,但每方仅有一个护法罗汉。随着罗汉信仰的发展,佛经中又出现了十六罗汉(北凉三藏法师道泰译《人大乘论》),即四方每方有护法阿罗汉一团,每团四人,共十六罗汉。此十六罗汉依大唐三藏法师玄奘所译的《大阿罗汉难提蜜多罗所说法住记》(简称《法住记》)所言,也是受了佛的付嘱,不入涅槃,常住世间,受世人供养而为众生作福田。罗汉进人中国后,其生平、名称、数量就有若于说法,这种不确定性,正好为艺术想象力的驰骋提供了可能。罗汉一进入中国,就穿汉式僧衣,这又将他们与中国普通人的生活连在一起。


原始陶塑大多数属于具有实用目的的工艺性陶塑,原始陶塑的造型方式有三种将陶质器皿的整个外形塑造成动物的形象。陕西华县太平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陶鹰鼎(也有的称枭鼎或鸭鼎).高约36厘米,泥质黑陶,以陶鹰的身体做鼎腹,以其双腿与尾巴作为三个支足,器口前端加塑鹰首,与器身浑然一体,它的整体造型浑厚,具有很强的概括性;它重点突出了炯炯有神的鹰眼和锐利的鹰嘴,准确地把握了鹰的特征,显得神态威猛。中国佛教雕塑这件作品就是拿今天的眼光和艺术要求看,也是令人称赞的。

致电:1899862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