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陪葬俑文化的思考石版画

| 06-07 11:30


景帝遵循文帝恭俭之业,石版画为史家所称道。

1990年景帝阳陵丛葬坑发现陶俑数以万计(已出土数百件),陶俑均着丝绸。

这数以万计的陶俑所耗丝绸数量惊人,石版画如何与“恭俭”联系得上?

汉成帝虽然批评公卿列侯、亲属近臣葬埋过度,但西汉皇帝中,修陵墓浪费最大的也是汉成帝。

他建昌陵五年不成,“国家罢敝,府库空虚,下至众庶,熬熬苦之。”(《汉书·陈汤传》)丧祭之礼中,奢侈过度的榜样就是帝陵,难怪汉代厚葬之风屡禁屡犯,愈演愈烈。在这种风气下,俑的使用上存在僭越现象就不足为奇了。石版画东汉制度规定皇帝陵中限用俑人,只用“挽车九乘,刍灵三十六匹”(《后汉书·礼仪下》)。由于没有任何东汉帝陵实物,无法证实这种规定是否得到落实。

但东汉王符在《潜夫论·浮侈篇》中说:“今京师贵戚,郡县豪家,生不极养,死乃崇葬丧…多埋珍宝、偶人、车马。”这一记载,已被今天洛阳地区的考古发掘所证实。再如唐代,《唐六典·甄官署》中对冥器(包括偶人)的使用有明确规定,“各视生之品秩所有”。但在现实生活中,“近者王宫百官竟为厚葬,偶人像马雕饰如生。徒以眩耀路人,本不因心致乱。更相扇慕,破产倾资。风俗流下,遂下兼士庶”(《旧唐书·卷四十五》)。

古代陪葬俑文化的思考石版画

1952年西安东郊发现唐天宝四年(745)内侍员外郎苏思勖(x)墓,出土墓俑200件左右,远远超过内侍员外郎这种六品官只能置放冥器40件的规定。一个六品官尚能如此排场,那些地位更高者,不知还要炫耀到什么地步。俑在礼的容忍范围内,常常出现违礼的现象,对礼而言,是很不幸的。然而于礼不幸,对艺术却是大幸。

正是因为在俑的制作中,不顾礼的约束,充分发挥艺术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才使这种雕塑形式成为一种独具特色而高潮迭起的艺术品。

俑的实物,目前发现的还没有春秋晚期之前的,石版画也没有发现更早期的“刍灵”和会动的木俑。除了铅俑、陶俑、银俑,战国时期的俑多为楚地所出木俑,或作立体或呈片状再经彩绘而成。


秦以前的俑,由于只有零星发现,史料记载又不详,石版画就无法判断其水平的高低和整个时代风尚。

五代明器雕塑以南唐李昪钦陵所出的成套陶俑最为出色。五代南唐先主李昇及其妻宋氏的钦陵与中主李璟及其妻钟氏的顺陵位于江苏江宁县牛首山南麓,二陵相距仅50米。

唐二陵出土了男女陶俑和各种陶质神怪,动物形象,还有宫廷的内侍、宫官、宿卫、伶人、舞姬等,共有190件。

比较起来,李璟顺陵陶俑制作较粗糙,而李昪钦陵陶俑不但数量达136件,而且以作品具有神采生动的风格而见长钦陵出土的男俑有拱手侍立的内臣,披甲持盾的武士,双手迭置胸前或抱卷的文吏以及做各种动作、表情丰富的俳优,石版画它们中尤以头戴幞巾、身着长衣、腰系长带、脚蹬短靴的俳优形象最为生动。钦陵女俑以舞俑较为生动她们有的作顿足起舞的姿势,衣裙袖摆的飘垂自然有致。

不过,钦陵陶俑也存在着头部过大,与身躯不很协调的毛病,俑头与身的比例大多为1:3,因此给人以比例失实的感觉。

致电:18998620817